在工地打零工与半老徐娘的故事 那年我正值帅气力壮

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一段不忍回忆的过去,身无分文,口袋比脸还干净,四处找活只图能有份工作,有口饭吃,每天还能有烟抽,真的就是这样。

很多地方我都适应过,尝试过,可都是干不长久,不是太累就是太脏,要么就是没前途。

今天的故事就是当年不断换工作的一个记忆片段,记得还是在职业中介所找的工作,为此,我还付了20大洋的职业中介费。

坐的是公交车,颠簸着到了地方,我是抱着必干的心来的,虽然不是自己理想的工作,可是看看兜里已经没啥钱了,所以就硬着头皮干。

srchttp3A2F2Fstc.zjol_.com_.cn2Fg12FM00064BCggSA1kSZkKAabphAAJCrcRVIZQ210.jpg3Fwidth3D72026height3D480referhttp3A2F2Fstc.zjol_.com_ 在工地打零工与半老徐娘的故事 那年我正值帅气力壮 中年情感  老板娘 半老徐娘 50岁

主要是给楼栋安装防护栏,老板是个50岁左右的男人,老板娘是个不到50岁的半老徐娘,这老板娘就是我要说的她。

由于是在工地上,吃饭是老板娘做的,一共有3个工人,老板不干活,主要是巡视工作,老板娘就是做饭洗衣服,也带着干一些零活。

工地的小区楼栋很多,回迁房没有别的,就是小区面积足够大,楼栋也足够多,因此我们经常偷懒,老板也不一定就能逮到。

 

住在哪里呢,其他2个工友是不在工地上住的,就我1个没有地方住,老板娘给我搞了凉席,枕头,被子,待我不错。

可是,她的热情还不能表现过度,因为就在老板眼皮子底下。

我们几乎睡在一起,用老板娘的话说,住在一块还能有个照应,因为材料是要看管的,不然被偷就损失很大了,晚上睡觉还得盯着材料。

夏天工地蚊子是真多,因为太脏的原因,平时的剩饭剩菜倒的也不是很远,这就遭来不少苍蝇蚊虫,最后我不得已还去买了蚊帐回来,靠蚊香是于事无补的。

 

有几天我没有去楼栋,要在住的地方用切割机切钢材,老板去进货了,就我和老板娘有了独处的机会。

她穿的低胸衣,本来不到160cm的身高就已经是浓缩型的,加上又身材偏胖,那对大灯你们自己脑补罩杯。

时不时的蹲下,弯腰,穿的还是裙子,里面大红色的内内看的一清二楚,她也丝毫不避讳,有那么一分多钟她是蹲着在我右边捡拾材料的,看的我心神不灵,还隐约可以看到几根杂毛。

晚上老板还是不回来,吃晚饭我问啥情况,老板娘说今晚上不回来了,在那边要等一晚,明天一早才能回来。

我是平常心的很,没有啥主动,倒是她有些急了,时不时的跑过来坐小板凳跟我聊天,套近乎,她或许也不太好意思直接,反正来回了好几次。

 

最后一次过来故意说老板坏话,说着这些年跟着他到处东奔西走,吃尽了苦头,情到深处还握着我的手,我都感到有些尴尬了,她却不以为然。

说着就抚摸着我的手背,说我这双手很好看,这样的粗活不太适合我,当然也夸奖了我的人品和颜值,也劝我不要再这里长久干下去,要为将来做打算。

听起来是如此的肺腑之言,我当然知道啊,但是现在身上没几个钱,理想再好也无法动身的呀。

随后老板娘起身,还吆喝我一起,跟着她来到了同层楼靠近最北边的一个小房间,从户型来说,那里是一个卫生间,没有门,比较黑暗。

到了这个狭小的空间,我们都安耐不住了,后面的过程留给大家自己发挥,原来她还上了环,激情过后我也挺害怕的,被告知有安全措施我放心了下来。

打那之后,老板的绿帽子被我戴的是真够高的,但是他自己无法给她满足,而我又是被动的,所以这事儿真不能怪我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熟妇吧 » 在工地打零工与半老徐娘的故事 那年我正值帅气力壮

赞 (1)

评论